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的位置: 北仑新闻网港城文化
知青岁月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7年05月16日 15:13

  林亚玉

  1969年春天,我们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插队落户当农民啦。公社赠给我们每人一本“红宝书”(毛主席语录)、一把锄头、一顶草帽。然后分配到公社所属的各大队。大队又将我们安排到各小队。与我分到同一队的还有上海知青、广东知青。

  那时正值公社大规模平整土地。高低不平的地块要平整,土地中间的坟墩要拆除,纵横交错的地塍要铲除。我们的任务是挑土。

  天朦朦亮,就起床,匆匆吃好早饭,生产队长的哨子吹响了,快步来到晒谷场。社员们也荷担前来报到,集合后就向劳动场地走去。到达后,几个社员负责挖土,并将泥块装进土笥、土箕,荷担的队伍川流不息地奔走在地塍路上。我们看到社员们右手嘞住前面的土笥把,左手握住后面的土笥把,脚步稳当,节奏轻快,如履平地。就学他们的样担起土箕担上路,却把不住扁担的重心,不是太往前了,前面的担子翘了起来;就是太往后了,后面的担子就翘起来了。扁担刚稳,脚步却不稳,高一脚,低一脚,勉强跟上队伍。半天下来,肩疼,脚底也疼。上海知青、广东知亲比我还糟糕,空手走地塍都“扭秧歌”,何况重担在肩哦。我们都是二十岁左右的人,老落在别人后面真不甘心,只能咬着牙干。几天下来,肩胛肿了,火辣辣钻心的疼。裹一条毛巾在扁担上,还是疼。腿也象灌了铅似的,迈不开步子,但大家都坚持下来了。经过平整土地这一段时间的锻炼,我们大多数算过关了。以后担秧、挑稻草,不仅较有脚力,还能自如地不息脚换肩。劳动锻炼人!现在新大路两边高楼鳞次栉比,大楼下的地基是几代农民愚公的汗水所夯实。那里也有我们知青的一份辛劳。

  “摸六株”,是我们知青必做的功课。插秧、耘地、割稻都是从六株入手。我们插队时,正值推广“小苗移栽”,就是不按照传统的拔秧移栽方法,而是用铲把秧带泥、带肥一起铲起,然后用土笥担到水稻田旁,由有经验的社员拉直种田绳、抛秧。我拜一位老农为师,他教我怎样掰秧、怎样插秧。他边说边示范,秧不能掰得太多,手指插下去要快、直。且不能五指都下,最多三指,最好两指。这样秧孔就小,秧苗成活快。他风趣地说,插下去时似乎下面有蛇要咬你,手指赶快拔上来。两腿要慢慢地往后挪,这样秧行就直,不会蛇溜似地弯来弯去。照他的方法,插秧的速度就快多了。插秧这活,低头弯腰,非常累人。那时最想的就是快到地塍,喘口气,就地坐一会也心满意足。

  待秧苗长得尺把高时须耘田,此称头番,此后还须二番、三番。老农民是跪着耘,年轻的喜欢弯着腰耘。两腿在中间两棵秧间分开,左右开弓,左右各两株。两手须把每棵秧跟边都摸到了。摸到杂草须拔起且把它埋在土里。与秧苗非常相似的耙草须特别留神,它们与禾苗抢肥料、抢空间、抢阳光,必须清除掉。跪着向前摸,腰的压力较轻,腿与膝盖就累;弯着腰向前,腿轻松点,腰就累。不管那种方法,长高的秧苗叶子都会擦破两腿的内侧,疼着呢。只能“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啰。城里来的姑娘,细皮嫩肉,她们能与农村姑娘一样耘田,真的是难能可贵。要知道那时的田里的水还是“透心凉”哦。

  割稻也很累人,若积下稻摊多,可以直直腰,擦擦汗;若稻桶紧跟在后面,这就紧张了。一不留神被沙畿割破手指也是常有的事。老农民有妙招,捉一只青蛙,剥下皮,裹在伤口上,真的能止血、止疼。可惜青蛙搭上了一条命。一块地割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夏收夏种时,太阳太猛,田水烫脚,晒得人直冒油,大汗淋漓。最令人讨厌的是蚂蝗。城里来的知青,第一次被蚂蝗叮住,吓得大声叫姆妈。老农民的腰里系着一只竹筒,里面放着卤水。遇到蚂蝗,就不慌不忙拉下它,放到竹筒里。蚂蝗就被卤水给融化了。我们出工前就备一只瓶子,里面放些盐,遇到蚂蝗就把它拉下来,放到瓶子里,看到它们在盐里挣扎,方解我们心头之恨。亲历了播种、育苗、收割,我们深深地体会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看着晒谷场上,黄灿灿的谷子,心里充满了喜悦。接下来,生产队就要交公粮了。

  当时运输工具除了农用船、少量的手拉车外,整个公社也就一辆10马力的手扶拖拉机。粮站距生产队几公里,售粮的队多。因此,为了排到前面点,我们头一天就得做好准备工作。晒谷场上一片繁忙:扬谷的、筛谷的、将谷装进麻袋中的。男女齐上陈,挑的、扛的、背的、抬的,拉的,将稻谷先搬进仓库。队长一再叮嘱仓库保管员兵、基干民做好安全工作。广播喇叭正播放着《扬鞭催马运输忙》乐曲,轻快幽扬,让人的心情轻松愉快起来。

  为了能早点排到售粮队伍前面,我们比平时起得早,早饭也吃得饱些。先将稻谷从仓库里搬出,运到河埠头的船上。队长叫我们几个会拨弄算盘知青也跟去,以便核对账目。我们借稻谷的光,也坐船前往。两艘农船一前一后,在晨曦中“呜作嘎作”地沿泰河向粮站航行。因装的稻谷多,船沿几乎与河水相平。到粮站附近的船埠头,队里几位拉手拉车的社员已等候在那里。我们系好船绳,把麻袋装上车,急急忙忙往粮站门口去排队。原以为可排第一,却有更早的。真是“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哦。等粮站同志上班,验粮、过磅、算账、开票、付款。我们早已汗流浃背,不知是紧张还是劳累,我握笔的手心也是湿漉漉的。我们所在的生产队这年的工分值是8角六分。社员平均年收入还不到九十元。“倒挂户”(劳动值还不够口粮钱)也不少。我们这些知青,底分低,能够支足口粮已是上上大吉。好在我们年轻,聚在一起唱唱、笑笑,有人模仿列宁同志“面包会有的”非常逼真,笑得大家前俯后仰。愁容也就驱散了。

  我们插队的岁月,公社还没通电,没自来水。除了偶而的几场露天电影,没其他娱乐活动。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读书是驱散寂寞最好的方法。劳动之余,我们常聚在一起读读书,如《红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基度山百爵》等,有时也讲讲看过的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柳堡的故事》等等。我非常佩服几个虚心好学、沉静内敛的知青朋友。有一个本地男知青,比我小好几岁,他非常喜欢阅读,还识得许多草药,出工的路上时时留心地塍边、池塘边、渠道边的小草,有时还顺手拔上几株。那个年代,小孩头上生疮的多,生蛔虫的多,他的草药起了很大作用。后来他成为我们大队的第一任赤脚医生。再后来,他成了镇文化站的领导。还有两位文静的上海女知青,她们一有空闲,就捧着半导体手音机学英语,她们的毅力真的是让人佩服。后来一位在宁波外贸公司发挥了特长。还有一位成了英语教师。我们结伴去大碶、镇海的新华书店,买不一样的书,这样可以交换着阅读。这也是知青岁月中不能忘却的友情。感谢书籍,让我们的知青岁月多彩!

  1978年,浙江省开始知青上调或安排工作,知青陆续返城。知识青年,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名字,请告诉我们的下一代,不论什么时候,都要脚踏实地,都要认真学习。

编辑: 李颖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撬动改革迈向“深水区”
·民生水利润泽民心
·微爱筑梦
·全息影像医疗技术落户梅山国际健康产业园
·春晓“三大品牌”润色美丽集镇
·小园区里的民族“大家庭”
·让爱住我家
·教师幸福工作 学生快乐成长
·梅山学校再添一精品课程
·拒绝法院执行两夫妻自残抗法被拘
 资讯公告
·第十四批“北仑好人”名单
·泰山路建设河桥抢修公告
·北仑区慈善总会2016年度募集救助情况公告
·北仑图书馆2017年3月活动预告
·计划停电预告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