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的位置: 北仑新闻网荐读
用卑微的心灵照亮世界
——读毕飞宇小说《推拿》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7年10月16日 16:40

  -赏析□林妙君

  《推拿》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得主毕飞宇的作品,小说聚焦于一家盲人推拿店,透彻、全面地展现了生活在其中的盲人们的爱欲情仇、喜怒哀乐。小说每一章以人名命名,如“王大夫”“沙复明”“都红”等,既展现了他们的个人生活,也描绘了他们在推拿店中的共同生活,全方位展现了他们的原生家庭、学习经历、职场生活、爱情婚姻。所以,看《推拿》,读的是盲人故事,品的是现实生活。如果非要在《推拿》这部小说中寻找主角的话,那一定是王大夫和沙复明,他们分别用他们的鲜血告诉我们一个盲人做正常人而不得的悲苦与疼痛。

  其中,有渴望做父母的优秀儿子而不得的苦痛。王大夫渴望做父母的体面儿子,他努力做着父母及旁人眼中的好孩子、好学生,当他用鲜血去偿还弟弟的赌债时,他觉得丢了父母的脸,在父母面前做了一回“流氓”,不断地向父母说“对不起”。父母无法理解这句“对不起”,正如父母无法理解王大夫的渴望,渴望做父母的优秀儿子。

  在王大夫二十九年的记忆中,没有接触父亲肌肤的记忆,因为,他是一个盲人孩子,不难想象,当父母满怀喜悦迎来自己生命中第一个孩子时,发现他是一个盲人,瞬间的打击让他们无法承受,只能逃避,不忍看,不想看这个儿子,母亲为了哺乳无法逃离,而父亲完全能找到充足的理由让一个孩子得不到爸爸的关爱。

  意料之中,小弟弟出生了。“他听得见父母开怀的笑声”,终于有个正常的孩子来继承家族的血脉,来维持家族的体面,就如印度作家泰戈尔在其小说《素芭》中所写,父母终于把素芭嫁了出去后,踏上回村的归途时,他们“踌躇满志,因为他们终于保住了他们的种姓和美好的来世”。年仅十岁的王大夫感受到的“是那种彻底的解脱;同时,却也是辛酸的”,我们能够想象王大夫出生以后,房子里凝重的气氛,母亲半夜的抽泣,父亲沉默的无语,亲戚的一声叹息,周围邻居各色各样的议论,都如泰山一样压在王大夫的心头。弟弟的出生,帮他移去了这座山,让他彻底解脱;但同时,他也意识到父母再不会花一点点精力在他身上,哪怕那是谴责、忧愁、痛恨,这些他曾经千方百计躲避的东西,他再也无法感受到了,他彻底成为了这个家里的透明人。

  但是,这样一个被家庭抛弃的人,依然渴望做父母的好儿子,弟弟的好哥哥,他对弟弟有一种不能自拔的疼爱。所以,当弟弟为了颜面,特意在结婚前夕给他打电话,“我就先结婚了,不等你了”,明示他不用来参加婚礼时,他还是给弟弟寄去了两万元钱。当弟弟欠了两万五千块钱的赌债,悠悠闲闲地坐在家里看着电视等他还债时,他依然怀揣着两万五千块钱回家还债。两万五千块钱是什么概念呢?对于盲人来说,“钱是孩子,不经手不要紧,一经手就要搂在怀里”,因为,两万五千块钱,是他们捏过的三千三百三十三只脚。最后,他决定以血还钱,他在胸脯上划了一刀又一刀,直到血流满身清账,他以一百一十六针的代价还清了这笔钱,“我的血想哭”,这样的自我毁灭,看似为了金钱,实质是为了生活与未来,是对命运无力而又惨烈的抗争,因为他想做个好儿子,好哥哥,以后做小孔的好丈夫。

  还有,努力做社会的优秀青年而不得的疼痛。“沙宗琪”按摩中心的创始人之一沙复明一辈子追求做一个社会的优秀青年——有文化的读书人,有理念的经理人,追求美的求爱者。

  在求学中,沙复明追求成为一个有文化有书卷气的读书人。他没日没夜地读医、读文、读史、读艺、读科学、读经济,读上下五千年,读纵横八万里,目的是打开内心的眼睛,让自己“复明”,但因为他作为一个盲人并不适应这样的阅读,夜以继日的阅读让他失去了健康,颈椎和胃都出现了问题。

  在管理中,沙复明努力用经理人的管理理论经营按摩店。他在每天上午十点,把盲人聚集起来开会、探讨业务,如同无数正常人经营的美容院、理发厅、餐厅等服务机构一样。比起别人称赞他“技术好”,他更喜欢人们称赞他“理论好”,因为这是对他作为一个经理人的肯定。但是,他却因“盲”被三个正常的手下员工糊弄了,于是,沙复明引以为傲的管理理念变成了一个笑话,他与另一个合伙人张宗琪因此分道扬镳,给他经营的按摩店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在婚姻中,沙复明追求被正常人公认“美丽”的都红。对于盲人来说,美绝对不是爱情产生的基石,王大夫和小孔的爱情是长期共同工作生活中产生的革命感情,小马的暗恋是香波、头发和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引发的化学反应,金嫣对泰来的追求是因为爱上了泰来和小梅的爱情故事中的痴情。但是一直追求做社会优秀青年而不是优秀盲人青年的沙复明,对都红的追求却源自她的美,当他听到导演喟叹都红“多美”时,他的内心就开始被“美”勾引。为了都红,他庇护刻意讨好都红的高唯;在都红因意外失去大拇指,由“残疾”变成“残废”时,他立誓宁可少赚钱,也要和每一个盲人员工签上一份员工合同。但是,这一份追求并没有被接受,都红留下一张纸条就离开了。在本来为庆祝都红出院组织的夜宴中,沙复明的疼痛彻底爆发,“满地都是血,猩红猩红的一大片,连墙壁上都是”,他生病了,身体病了,心理也病了。因为都红走了,美的力量不见了,他吐出的不是血,而是生命和激情。

  “沙宗琪”这个小小的按摩中心,似乎是整个现实社会的缩影,盲人们所遭遇的问题,集中了我们时代的所有关于婚恋、家庭、求学、工作的矛盾,盲人们对美好的追求、努力,警醒着我们面对生活应有怎样的动力与激情。

  (作者系北仑中学语文教师)

 

编辑: 俞巧霞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红桥保洁
·我区严查无证电焊作业
·我区两位摄影师在省纪实摄影展中获奖
·“议”出工作新灵感
·春晓市民广场工程开工
·善筑爱 正年轻
·城区积水情况:珠江路、岷山路等路段车辆可缓慢通行
·16日11时积水情况:富春江路宏基广场积水严重
·城区积水情况:大港片区、珠江路、钱塘江路等路段积水严重
·激情,在风雨中澎湃
 资讯公告
·关于向社会公开征集北仑区政协九届二次会议提案线索的公告
·第十六批“北仑好人”名单
·2018年北仑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段积分入学政策解读
·2018年北仑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段积分入学公告
·戚家山过境道路及桥梁破损修复工程施工通告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