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的位置: 北仑新闻网热点关注
蒋介石小港蒙难记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7年12月05日 16:55

  钟强华 钟序元

  蒋介石的一生经历多次风险,如永丰舰事件、西安事变等,数回命悬一线。但是,他37岁时在小港的一段蒙难经历却鲜为人知。这次蒙难,若不是两位盟友冒死相救,很可能就没有以后的“蒋委员长”“蒋总统”了,中国近现代史也将会是另一个版本。

  本文作者之一的钟强华,他的亲外公就是参与营救蒋介石的潘琪,而他的六外公就是仗义搭救蒋介石的张伯歧。本文内容根据钟强华的大舅父、镇海籍抗战老兵潘沅生前回忆讲述整理,以期揭开那段传奇般的尘封往事。

  祸起借款

  镇海城内有一幢气势恢宏的仿哥特式建筑,坐落在原米行街与南大街交叉路口,人称傅家大宅。它的主人便是赫赫有名的上海招商局买办傅筱庵。

  傅原名宗耀,少年时父母双亡,孑然一身,家徒四壁,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苦日子。迫于无奈,15岁时漂泊到上海十六铺谋生。张乐平先生笔下“三毛流浪记”中的三毛,可谓是傅筱庵当年的真实写照。

  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180度的大转折。有一天,傅在路上捡到一只皮包,内有数目不菲的洋钱、公文、合同等。也许是天良未泯的缘故吧,他未将皮包据为己有,而是根据公文、合同找到了失主。由此博得洋人失主欢心,投桃报李举荐他当上了招商局杂役。嗣后,凭着他粗通英语,善于巴结、钻营和揣度洋人的好恶,在应事接物上左右逢源,不久竟平步青云,当上买办。后来还创办企业、经营银行,出任北洋政府高级顾问,成为有财有势的江浙大财阀。衣锦还乡之日,他斥巨资盖了这座豪宅。为了笼络乡里,傅筱庵平时舍得出钱修桥、铺路、抚育孤儿、办赈济。1922年春,他还曾带头捐巨款,修葺被风潮侵蚀、残破不堪的后海塘,竟也博得了乡亲的好感。

  1924年年末,临近春节,傅筱庵举家从沪返乡祭祖。过年前,家里的一应杂物自然有管家和仆役打理,他自不必插手操心。平时里他除了乡绅聚会,亲朋往来应酬外,闲暇时独自在书房看书阅报,或到花园赏花观鱼,过着悠哉悠哉的闲适生活。岂料一天上午,一位不速之客风尘仆仆地闯入了傅家大门。一场因借款而引发的“龙虎斗”由此拉开了帷幕。

  不速之客是何方神圣,竟敢私闯傅宅?来者正是蒋介石,奉化溪口人,与傅是小同乡。蒋介石奉孙中山密令筹集北伐军款,得悉傅筱庵回原籍镇海过春节,并知傅已借给大军阀孙传芳巨额军费,蒋就急不可耐地冒着被悬赏通缉的危险到傅家借款。蒋、傅二人在上海十里洋场早已认识,有点儿交情。略加寒暄,蒋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毫无顾忌地开口商借军费,并希望傅顺应潮流,鼎力相助,等革命成功后,借款加倍奉还,并许下诸多好处。

  傅熟知蒋介石为人,也深谙他的青帮背景,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混迹江湖多年的经验,他知道善者不来,若当面拒绝,日后没有好果子吃,这春节也就过不安稳了,说不定还会大祸临头。于是,傅筱庵假惺惺地满口应承,以一时难以筹齐巨款为借口,佯允三日为期兑现取款。蒋见傅态度诚恳,深信不疑,由衷感激后兴冲冲辞谢而去。殊不知对方施的是缓兵之计,三日后傅家大院里设的“鸿门宴”,将是请君入瓮的森严阎王殿。

  风云突变

  翌日,大雾锁江,彤云密布,寒风刺骨,街上行人稀稀落落。车站、码头、街头巷尾都有荷枪实弹的军警在盘诘行人,清川桥、总浦桥、南熏桥也有巡警在巡查,一派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肃杀气氛。好在蒋介石有居住在小道头(今清川路)的镇海要塞司令副官潘琪陪同,去借驻在铁观音寺(今镇海中学学生宿舍)的司令部拜会要塞司令张伯歧,无人敢盘问阻拦。蒋介石对军阀时代种种戒严场面司空见惯,当时心里也不惊诧介意。对蒋的来访,张伯歧深感突兀,慌忙摒退左右,把客人引入密室,紧闭门户。但见张伯歧深凹的眼窝布满血丝,饱经风霜脸上堆满愁容,显然是一夜未眠。蒋介石不明就里,满腹狐疑。未经寒暄,张伯歧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件绝密急电递给蒋介石。不看犹可,一看顿觉天旋地转如五雷轰顶,蒋介石跌坐在沙发上。

  少顷,蒋介石才醒悟,是傅筱庵这只笑面虎出卖了他。原来蒋介石昨天前脚刚走,傅筱庵就密报了江浙两省的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孙传芳接报即星夜电令宁波镇海军警,严缉革命党人蒋介石,并就地正法。

  蒋介石看罢电文,气狠狠地说:“这个仇一定要报,他不仁,我不义,不杀傅某,誓不为人!”当时形势严峻之极,真可谓山雨欲来,乌云压城,不要说报仇,蒋介石插翅难飞,性命危在旦夕。眼看盟友濒临生死关头,张伯歧和潘琪不顾自身危险,联手相帮,周密策划,全力营救,才得以保全了这位一代枭雄的生命。

  盟友相助

  张伯歧,字南月,号颂南,嵊县(今嵊州)崇江镇二八都村人。为人豪爽,行侠仗义,好抱打不平。17岁时因惩治当地恶霸石天豹,犯下命案,投奔平阳党首领竺绍康,结为生死之交。1905年,由竺绍康介绍,张伯歧进入绍兴大通学堂学习,加入光复会。1907年,张随竺绍康回嵊筹饷,陪秋瑾赴金华、台州等地联络会党,筹组光复军。

  在辛亥革命光复杭州之役中,张伯歧任敢死队队长,攻克抚台衙门立首功。其时与受上海陈其美指派先锋队百余人到杭州驰援的蒋介石结识,遂结为金兰。同时义结金兰的还有王金发、潘琪等人。

  辛亥革命后,又经历了“洪宪称帝”,中国陷入军阀混战。江浙军阀孙传芳对骁勇善战、屡建奇功的张伯歧非常赏识。为了实现一统中国的黄粱美梦,孙传芳千方百计笼络张为其卖命。身为同盟会会员的张伯歧则为了积蓄革命力量,以期东山再起而忍辱负重,领受了镇海炮台要塞司令之职。身居要职,明里是孙传芳麾下的一员骁将,骨子里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民主革命斗士。

  严缉令下来,张伯歧表面上雷厉风行、煞有介事地布置下去,但盟弟有难岂能坐视不救。张伯歧与同是同盟会会员,且是连襟关系的副官潘琪密商。考虑到孙传芳已在镇海、宁波布下了天罗地网,如让蒋乔装打扮穿上士兵服装,混迹于招宝山威远城或安远炮台,恐城内耳目众多,泄漏风声坏了大事。权衡再三,还是让蒋躲藏于郊外炮台,来个“灯下黑”最为安全。

  甬江南岸笠山宏远炮台甚为偏僻,是最好的藏匿之地。于是,张伯歧安排蒋介石穿上炮兵号衣,去那里充当炮兵。本来蒋在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见习过炮兵,对炮兵套路较为熟悉,这样也不容易暴露身份。

  蒋在临行前,再三拜托盟兄张伯歧、盟弟潘琪,一定要想方设法筹措大笔军款和枪炮支援北伐。张、潘应允尽力筹集,请他安心前去炮营。

  当天深夜,一条载着司令副官潘琪和蒋介石的巡逻小船悄悄划向甬江南岸。在突出海滨的笠山停泊,两人弃舟登岸,拾级而上,到达山顶炮台。化名为潘阿海的蒋介石,在这里避难近一个月。

  “宏远”避难

  披着历史风尘,饱经战火洗礼的宏远炮台,东御蛟门之口,西扼虎蹲之险,是甬江口的屏障。它矗立于南岸笠山顶巅,连同周围营房、弹药库,总占地面积942.8平方米,气势宏伟,易守难攻。这里地处偏僻,“天高皇帝远”,自然也是蒋介石藏身躲避的最好地方。

  当时中国已经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门户洞开,平日炮台冷冷清清,只是备战警戒而已,这一天照例晨操点卯时,在这群穿着“炮”字号的士兵中,忽然冒出一个神情沮丧、耷拉着脑袋的瘦削男子。当值日官点到改名换姓的蒋介石时,煞有介事地说:“这位仁兄是司令副官潘琪的远方堂兄,名叫潘阿海,因家中变故才来投营的。”

  军营的伙食极差,饮用水也受限制,甭提洗澡、泡浴了。但现下虎落平阳,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保命要紧。所幸潘琪隔三岔五亲自来巡防,顺便携带一些水果糕点、干海产品及书报,让蒋调节口味和填补精神上的空虚。这让度日如年的蒋介石感到由衷的欣慰和感激。至于晨操练兵、拆洗军械、模拟练技打炮,蒋都熟门熟路,毕竟他早年见习过炮兵训练,还是日本士官学校的留学生呢,一切都难不倒他。不过为防暴露身份,他伪装巧妙,平时操炮技术、射击技术不敢轻易显露。

  到了晚上,日子就更难熬了。低矮的营房内本来就不见天日,渗入肌骨的西北风从门缝里钻进来,简陋的行军床褥是唯一的避风暖窝。萤火虫似的豆油灯,像山野里的鬼火闪烁着。看倦了书报的他,蜷缩在墙角卧铺上,因寒气侵袭、心绪烦乱而常常难以入眠。

  远处山野村落骤然响起爆竹声,断断续续隐约传来,打断了蒋的思绪,更增添了他的丝丝乡愁。奉化溪口离此地仅60公里,并不远,自己却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聚,不能回家去祭祖过年,心里愈加仇恨老奸巨猾的傅筱庵,是傅出卖了他,让他险些阴沟翻船,担惊受怕吃了不少苦头。蒋介石暗下决心,这个仇将来一定要报!

  屈指算来,潜入宏远炮台的蒋介石在这里已有十来天了。为了活命,昔日暴戾、骄悍的脾气收敛了不少,显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夹着尾巴”、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炮手。有张伯歧司令罩着,加上司令副官潘琪的悉心关照,虽然孙传芳的鹰犬到处“张网捕猎”,曾怀疑过他的来历,但因抓不着有力证据,搜捕也就逐渐松弛了下来。

  苦熬到除夕前一天,潘琪和卫士带着鱼肉、生禽及过年食物来慰问炮台士官时,终于给蒋介石捎来了好消息。原来,几天前张伯歧偕潘琪去镇北龙山乡(今慈北龙山镇)专程拜谒回乡过年的镇海籍旅沪巨商虞洽卿。这位人称“赤脚大仙”“海上大亨”的商界巨擘,得知蒋介石为筹集北伐军费蒙难,立即答允先在自己三北、宁兴轮船公司融资,并电告上海业界同仁迅速筹募款项,约定正月十二再由虞陪同司令前去上海取得巨款。同时,镇海炮台库存和新添置的精良武器弹药正在筹集,准备运粤。蒋闻之大喜过望,自此不再愁眉苦脸,安心在炮台欢度春节,等候佳音。

  闹过了元宵,经受了严冬摧残的草木开始复苏,呈现一派勃勃生机。晨光曦微中的镇海浃江口,一艘神秘的货轮停泊在码头边,货轮里装载着炮台里大量军火。呜!汽笛鸣响,张伯歧、潘琪正送蒋介石取款搭轮赴广州。握别之间,蒋回想起镇海蒙难险些丢命,感激面前的两位拜盟兄弟冒死抗命、挽救危难,不禁热泪盈眶,声音哽咽地说:“此地蒙难,承蒙鼎力营救,大恩不言谢,容日后图报,后会有期!”

  货轮乘风破浪,出招宝山口,由西向南驶去,渐行渐远。

  善恶有报

  飞黄腾达之时,蒋介石没有食言,没忘掉张伯歧和潘琪两位救命恩人。在党、政、军务空暇时,常约请他俩去南京府邸和溪口丰镐房做客叙旧,以示关切。还荣升张伯歧为陆军中将头衔;1926-1927年间,曾委以拱卫南京京畿的镇江要塞司令之职。后来,张伯歧因看不惯蒋的独裁、戮杀共产党人、违背总理遗训的做法,托病隐居老家嵊县故里。虽然蒋之后几次邀请他南下任要职,均被他婉拒。1929年,张伯歧居家迁居杭州,仍关注家乡公益事业,曾出资修筑共济坝,主持募建蔡家桥。晚年致力于公路建设,曾任杭、绍、嘉、徽公路董事。1937年病逝于上海,归葬故里伏虎山麓。

  副官潘琪自1928年一直赋闲在家不出仕。解放前后几年,曾在镇海小南门清川桥堍开一家米店营生。晚年协助搞些里弄公益事业,1961年6月,病逝于镇海“三层楼下”借住寓所。

  至于蒋介石的仇人傅筱庵下场就惨了。北伐胜利后,南京政府成立,蒋兼任政府主席。这下轮到傅筱庵遭通缉,他被迫逃往大连。抗战开始后,傅认贼作父,竟厚颜无耻地当上了伪上海特别市市长,帮日本人干了许多有损国格、危害百姓的坏事。

  蒋介石密令军统派人暗杀。不过开头两次行刺均未成功,傅都侥幸免难,但不时有人把夹有子弹的警告信寄给他,使他惶惶然不可终日,日子很不好过。后来军统策反傅身边的厨师老朱,老朱于1940年10月12日清晨,用菜刀将傅砍死于卧室床头,傅浑身是血,惨不忍睹。老朱劈杀傅后,若无其事地退出卧室,将房门掩好,和平常一样拎着菜篮子出门采购,还不忘和门口的警卫打一番招呼。就这样老朱镇定自若地乘黄包车离开傅的公寓,后来日本宪兵也没搜查到他。此举既除了国贼,大快人心,又为蒋介石报了十多年前小港蒙难之私仇,真可谓一举两得!

  本版供图:钟强华陈一鸣

  张伯歧

  潘琪

编辑: 陆峰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怀着“服务”的心为民执法
·观影引发消费纠纷
·竺山社区开展安全生产和火灾隐患排查
·40所高职院校同场竞技
·行走在田间村落的“红马甲”
·志愿精神“涌”动港城
·在创新路上加速奔跑
·城乡居民医保可手机续保
·新碶阳光拆迁拆出幸福生活
·国税查获一起骗取出口退税款案
 资讯公告
·宁波市北仑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关于处置原社员股金的公告
·宁波北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建公告
·华丽家园前期物业服务招标公告
·计划停电预告
·计划停电预告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