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千年灵峰葛仙翁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8年01月09日 10:08

  陈定荣

  北仑老百姓对葛洪的尊敬,是有口皆碑的。无论男女老孺,对葛洪治病救人的医德与医术非常崇拜,都称他为“仙翁”。并且,地方上流传着很多有关葛仙翁的传说。

  少年时代,听大碶白石庙的姑妈说过葛仙翁背母逃生的故事,有点意思,一直没能忘怀。

  孝子葛仙翁背母逃生

  相传葛仙翁性情至孝,办事执着。当时,百姓生活困难,医疗条件很差,往往有病无力医治,去道士处抓点草药就算了。他很具同情心,从小就跟道士学医,所以对道士很敬重。

  一年盛夏,他见到一位游方道士对村里的人讲,近来这里天时酷热,不久将会有大灾。并说,如果村前庙子的石狮子眼睛出血,就会发大(洪)水,要淹没整个村庄。葛仙翁问,哪该怎么办?道士告诉他,要立刻向南逃命,奔出百里才有救。其他人只当道士说大话,并不动心,而葛仙翁却深信不疑。此后,他每每都会跑到庙前去看石狮子。

  村里一位杀猪的,见他常去看石狮,就问原因,仙翁如实相告,杀猪的感到很好笑。第二天,他便给石狮子的眼睛抹上一把猪血,葛仙翁过去一看,石狮眼睛“红”了,拔腿跑回家,告诉老母亲,地方要闹水灾了,就要带母亲去逃命。

  母亲早听他说过此话,将信将疑,此刻也就只能带上点细软与炊饼,随他出发了。说时迟,那时快,他们刚上路,瞬时狂风呼啸起来,天空乌云翻滚,雷电交加。在隆隆的轰鸣声中,倾盆大雨就倒下来了。暴雨越来越大,母子俩浑身透湿,脚底下的泥水很快就淹过了脚面。仙翁背起母亲,高一脚低一脚地拼命往南奔跑。

  他们跑了好一阵,回头看风雨中昏黑的家乡。在闪电中,只见洪水已经涌动,一些破旧的茅草屋被狂风吹翻,此刻在泥水(泥石流)浊浪中东倒西歪,有些在溪沟中滚动。洪浪紧跟着他们的脚步,涌了过来。葛仙翁气喘吁吁,马不停蹄地狂奔。天黑了,脚上磨起了血泡,身子累得散了架,他顾不得脚下的艰难,也顾不得肚子的饥饿,还是拼命赶路。而雨水一直紧随着他们,没有停顿的意思。母子们只要稍一停歇,就会被洪水吞噬,葛仙翁只得咬着牙使劲奔走。母亲怕孩子累坏了,说:“儿子,快放下我,你自己逃命要紧,只要你逃过劫难,为娘死也瞑目。”“不!”葛仙翁边跑边说,“娘,儿子一定会把你背到安全的地方。”

  就这样,他们走了很久,终于离开了风雨狼藉的家乡。这天,他们来到了浙东,天气晴朗起来了。问当地人,说这是鄮山灵峰前的茅洋岗。葛仙翁见这里有山有水,环境清静。东面是广阔的海涂与潮来潮去的大海,有人在泥涂上捕捉海鲜谋生。他们便找寻了一处背山面水的所在,停了下来。去附近老百姓处弄点吃的,他就把母亲安顿了下来。接着,在当地人的帮助下,设法搭起了两间简陋的茅屋,开辟了一块山地,种上些蔬菜;又不时跟人去海涂弄潮,开始了新的生活。老母亲虽然留恋遥远的老家,但知道那里已成废墟,也无可奈何。这就是现在的茅洋岗,即后人口中的“望娘岗”。

  后来,葛仙翁又来到山清水秀、漫山遍野都是奇花异草的灵峰山。他见这里有各种中草药,就决定在此修道学医。正遇地方流行疟疾,他就上山寻找药草,为地方百姓治病,开始了他炼丹、制药的医道生涯。

  道家医药大师受人敬重

  其实,葛洪(284年—364年)是东晋时的一位道教理论家。

  据《晋书》记载,葛洪,字稚子,自号抱朴子,江苏丹阳句容县人,是晋代有名的医学家、道学家、炼丹家和药物学家。他每到一地,采药炼丹,行医治病,为民众解除疾苦。并且走访当地名医,搜集偏方,加以验证、整理,编著了《抱朴子》《肘后备急方》等医书。宋宝庆《四明志》就有葛洪到灵峰活动的记载。清康熙《定海县志·仙释》也载:“晋,葛洪,号稚川,高密人。尝居灵峰炼丹,丹井犹存,久旱不涸,植筋竟成方竹。”

  东晋咸和年间,葛洪曾居浙江上虞兰风山炼过丹。后来到浙东灵峰山(今北仑境内)修道炼丹,且时间较长。葛洪心慈,能为贫困百姓着想,医书中所选单方多为易得的草药,不仅价格便宜,而且见效甚速。他在《肘后备急方》的序文中写道:“诸家各作备急,既不能穷诸病状,兼珍贵之药,岂贫家野居所能立办。”

  在灵峰修道炼丹时,恰逢瘟疫流行,许多百姓生命垂危。葛洪便上山采集草药,捣烂制成药丸,分送病家,并佐以针、炙之法进行治疗,使不少人绝处逢生,这在地方上影响很大,赢得了老百姓的崇敬。人们为感念葛洪的恩德,在他炼过丹的灵峰山腰建殿塑像,作为地方的保护神而顶礼膜拜。这说明北仑人对葛洪的感恩与崇拜。

  葛洪在灵峰炼丹时,曾留下过土灶和用水的丹井,以及方竹等遗迹。可惜年长月久,这些遗迹被时代的风雨所毁弃。

  在灵峰,不但留有许多如背母避洪灾、吐饭成蜂、尝百草治病等葛仙翁的传说,更值得重视的是,北仑纪念葛仙翁的活动非常隆重。

  每年从四月初一起,周围百姓就开始上灵峰山来礼拜。香客有来自慈溪、余姚、宁海、上虞、杭州、上海等地的,更有一些香港、澳门及东南亚的华侨,都会来此求药祛病避灾。许多小商小贩纷纷沿山设摊,或提供餐饮服务,或供应香火物质。一时间灵峰山成了闹市,夜晚星星点点,灯火灿烂。山上的香客熙熙攘攘,人数多达数万,甚至十几万,纪念活动一直要忙到初十葛仙翁的生日。其中一项“请”灵峰“戒牒”的活动尤为重要,“戒牒”是象征葛仙翁祛除疾病的牒书与符咒,由灵峰山寺僧侣(灵峰山寺道佛合一)制作。远近的香客见灵峰“戒牒”就“请”,不问贵贱如何,无不要“请”一两份回去,使灵峰寺戒牒的印制者大获其利。

  清光绪年间,地方当局为分拨部分灵峰戒牒所售资费,来补充灵山书院教育经费,与寺僧发生纠纷。

  清代末年朝政混乱,兼之西洋列强入侵,民众生活穷困,求神拜佛活动盛况空前。而社会对加强教育的民族意识开始萌动,在灵峰山麓办有一所灵山书院,入学的生员不少,只是教育经费紧缺。

  当年四月初,灵峰山寺纪念葛洪的活动如火如荼,灵峰寺僧大肆印制葛仙翁戒牒,获利丰厚。地方教育部门与寺僧商量,教育子孙后代关系重大,能否分支部分牒资,以作书院教育之用。寺僧吝啬,以为这是宗教利市,与教育无关。地方联络县府、道台及省府衙门,据理力争;而和尚也沟通宗教上层,直至中央。官司直闹到京都,互不相让。

  正巧大碶有一位文化名人王荣商,当时在朝,官至翰林院编修、太子太保,曾当过光绪皇帝的侍读老师。地方联系乡贤王荣商,请求从中调定。王荣商仗义面圣,陈述国家教育事业关系民族发展大计;百姓购买灵峰“戒牒”之资,纯粹来自民间,虽然属于宗教活动,但有分担地方教育的义务。奏疏感动了皇上,裁决:同意分拨部分牒资佐助书院教育。消息一时传得沸沸扬扬,灵山书院也声名鹊起。

  这样说来,葛仙翁的影响还为地方教育立过功劳。

  葛仙翁文化历史悠久

  2000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对各国非物质文化的保护,北仑的“灵峰葛仙翁文化”也被提到研究和保护的层面。

  葛洪是有医道实迹的杰出的中国历史名人,他为避乱来到浙东,在宁海、鄞县(北仑古代所属)研制丹药,这在《宝庆四明志》等史籍里有载。北仑的灵峰纪念葛洪的活动规模之大,流行的时间之长,是其他地方所罕见的。北仑文化部门经过近十年的调查与考证,灵峰葛仙翁文化己列入省级“非遗”项目。

  葛洪的家族和弟子,在历史上有不少著名的杏林名家。他的夫人鲍姑也与丈夫一起为民治病。岳丈鲍玄曾任南海太守,也善行医修道。族人葛望、葛世、葛巢甫等亦道亦医,为百姓提供药草,驱瘟治疫,所以世代受到民间的尊崇。

  在北仑,葛洪更是千万民众心目中的神仙,曾经影响过五、六十代人,历时长达1700年之久。现在宁海、鄞州、奉化及北仑都有葛洪的后裔。其中有《葛氏宗谱》记载,葛洪的次子定居宁海,历四十余代,有众多的后裔,是为信史。

  葛洪的道学、炼丹(药)术崇尚自然,为医治地方百姓的疾病而操作,深得人心。之所以能在北仑灵峰山形成规模浩大的葛仙翁文化活动,大概有以下一些原因:

  一、历史上,北仑有山海之利的自然环境,人类活动的历史悠久,所以人文蔚起。

  早在新石器时代,已有人类在此生存的遗迹,距今已有四五千年的历史。如在柴桥有沙溪遗址,小港有棉花村的横山、枫林下倪桥村的金头湾遗址,大榭的下厂村东岳宫遗址,都出土过古人制作的石锛、石斧、石镞、石刀与陶纺轮等生产、生活工具。有人曾在灵峰山麓发现了石斧。在陈华、大碶璎珞一带有许多自战国、两汉至宋代的墓葬与窑址,这里一直是人类活动的地方。

  在甬东的历史上,传说有秦始皇巡视鄮山、徐福东渡、阿育王佛舍利、葛洪炼丹等文化活动,说明北仑的环境与人文的和谐统一。其中以葛仙翁的民俗活动影响最大,它丰富与继承了浙东先民对海洋、农耕和远古巫术(包括道教神仙)的崇拜与中医中药的传承。

  人类在生存与繁衍过程中,除了正常的生产劳动与生活外,疾患是最普通的遭际,这需要生理拼搏与药物的干预。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干预疾病的药物与医治能力也不断攀升。北仑山水宜人,土地肥沃,食用与医用植物漫山遍野,是葛仙翁文化植根发展的好地方。

  二、三国两晋时期,社会上层集团争权夺利,战争动乱频发,生产土地荒芜,百姓的苦难深重。人们除了辗转躲避外,在心灵上求仙、拜佛、图生存,祈盼健康与平安是百姓的主要向往。北仑一带,当时还是沿海人口稀疏地区,没有战争与动乱,比较平静,是外来的北方士民避难的良好选择地。

  葛洪出身士大夫家族,先祖曾任东吴吏部尚书。祖葛玄,学道。但葛洪幼年丧父,他目睹社会的动荡,也遭受过战乱的创伤,所以在思想上同情百姓的离乱与疾苦。他以“走方郎中”的身份来到浙东,以中草医治病救人,在北仑的灵峰山居住,解除浙东百姓时疫的事迹代代相传。据后人研究估算,他平生的用药有300多种,其中植物在200种以上,它们植根于大自然,也是最接地气、最有生命力的一种中草医药的传承方式。而且,葛洪的医道有二子传承,更多的是学生与道徒。其中著名的有陶弘景,相传他也曾隐居过阿育王古寺等地。

  葛仙翁文化传承现状

  灵峰葛仙翁文化是北仑地区有特色的民间信仰活动,历史悠久。其规模之宏大,历时之长久,影响之广泛,在周边地区是十分罕见的,足以说明葛洪在北仑炼丹、医药治病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虽然,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史风雨,葛洪在灵峰传道炼丹的历史遗迹已经寥寥无几,大多在历史上的各种“风雨”及在寺庙改建中被毁坏,但关于他的口碑与影响却深深地留在民间。地方上关于葛仙翁背母到茅洋山、在灵峰山修道、炼丹等传说都盛传不衰。

  民间纪念以“神化”为信仰是最高境界,以“寺庙”建筑为最传统形式,岁岁不断,即在“民心”永驻。它客观上也是这项国家级非遗文化的坚实基础。

  灵峰的葛仙翁信俗活动由香期、坐夜、点庚申灯、取丹井仙水、请戒牒、朝(茅洋岗)圣母等部分构成。每到葛洪诞生日的农历四月初十前后,来自周边地区的信众,怀着一颗虔诚之心来到灵峰寺的葛仙殿,向葛洪问卜求签、拜神求药。或想有病治病,无病健身;或想避虫免灾、祈求福祉。在三跪九叩之余,带着戒牒、丹井水、草根和树叶回家,企盼新的一年有健康的身心与良好的收成。

  “灵峰到茅洋(望娘),银子一千两。”许多远道的香客,在祭拜过葛仙翁,“请”过“戒(葛)牒”后,还要翻过灵峰山,北去茅洋岗朝拜葛圣母娘娘,学习与发扬葛洪的孝行。这样的习俗在北仑已经延续了一千几百年。

  如今,在民间的灵峰葛仙翁香期,已扩展为每年的正月初一、初八、十八、廿八,四月初一到初十,端午节、五月卅到六月初一,七月十五,十二月初八,清明节等。特别是碰到闰四月初十,香客人数能达到十几万。除了来自宁波周边地区的信众外,还有来自港、澳,乃至东南亚的善男信女。

  “香烟和云雾交织,红烛与日月齐光。”从四月初八、初九夜开始,成千上万人在葛仙殿中通宵坐夜,如此壮观而祥和的场面一直要维持到初十凌晨。据光绪《镇海县志》载:“四月十日传为葛仙翁生日,灵峰香市最盛,闰月及壬申日尤盛,端午山中松枝折取殆尽,云可疗病兼驱蝗虫。”

  其中,关于葛仙翁治病的中医中药原理,一直在宁波地区发扬与传承,不仅各地都有中医药的研究机构与医院,而且杏林名家辈出。其中,柴桥地区有一位徐平洲医生,经过多年的医疗研究与中草药采集,出版了一册图文并茂的《北仑中草药图鉴》集子,也是很不简单的医药文献。尤其突出的是,宁波籍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科学家屠呦呦发明了中药青蒿素,对国际上的各型疟疾,特别是对抗性疟疾有特效,获得了诺贝尔医药奖,成为中国获得医药科技诺贝尔奖的第一人!

  屠呦呦自幼耳闻目睹宁波地区葛仙翁文化的兴盛与传播,了解中医中药治病的奇妙。她系统整理中华历代医籍、本草及民间方药,研究葛洪的许多医药著作,得益于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的一个医治疟疾偏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恰是这个偏方启发了她提炼出青蒿素。她在编写包含640种药物的《抗疟单验方集》,对其中的200多种中药开展实验与研究。1971年发现中药青蒿乙醚提取物的中性部分,对疟原虫有完全的抑制率。青蒿素是一具有“高效、速效、低毒”优点的新结构类型抗疟药,对世界上许多疟疾患者产生了重大疗效,从而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这是宁波地区对葛洪医学文化传承的生动实例。

  葛洪所创立的道学与自然、医学、平民养生息息相关的“灵峰葛仙翁文化”,已在北仑传承了千余年。灵峰的葛仙翁信俗,是由广大百姓对葛仙翁的敬仰而演化的一种民俗活动,具有民俗学、医药和医疗学的价值。其中有孝道文化、民本思想的伦理、历史学和现代旅游学的价值,是值得肯定与推广的。

  葛洪以“走方郎中”的形象来到宁波北仑,进行采药炼丹、为民解除病痛,解除过民间时疫,并被长期神化,成为普通百姓世代相传的一种民间信仰、精神情感和道德传统。这项民间信仰在新时代也必须相应地“与时俱进”,对它的研究一定会在各级政府和专家学者的关注下,适应历史的潮流,得到进一步的保护与发展。

  本版供图:蒋晓东陈定荣

  丹井圣水

  昔日丹井今犹在

编辑:陆峰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 拔河迎新
· 区人民医院成功救治一早产儿
· 大碶开展革命宣教活动
· 安全生产“北仑经验”获推广
· 春晓“组合拳”整治小区违建
· 彩虹跑
· 用平凡演绎教书育人的精致
· 新碶:社会组织勇破社会治理难题
· 推进国防后备力量建设
· 狠抓落实发挥“压舱石”作用
 资讯公告
·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召开宁波市北仑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
· 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宁波市北仑区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决定
· 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宁波市北仑区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决定
·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召开宁波市北仑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
· 第十七批“北仑好人”名单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新闻热线:0574-8683777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6783592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