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人文
您当前的位置 : 人文
难忘的旅程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8年02月13日 11:01

■ 心潮传递 □ 吉 成

每当从家乘车去上海,来回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在巍峨的钢架、拉索及两侧的遮栏,飞速地迎来送往扑入眼帘时,瞬间就会感想起诗仙李白吟叹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意境,凭借现代交通,而今的北仑与上海之间,已可一日间便捷地来回了。抚今思昔,思绪间常会闪现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第一次去上海的情景。

名列世界都市的上海,是以前的宁波人挽亲托眷外出谋生的主要城市,亲人之间的思念在“鸿雁传书”之外,更多是殷切期望中的探望,但旅途着实不易,光单程就要费一昼夜多的时间。我童年陪同祖母留守乡间时的一年暑假里,在上海谋生的父母,托一个跑上海的“信班客”捎带我去上海。信班是当年的一项职业,信班客们受理货主的委托,专门在两地定期来往运送小件货物。这位在上海与宁波两地来回的信班客,是我的远房堂叔,班期在平时是十天一次,忙时缩短至一周时间,父母把我当作“货物”委托他捎带到上海。至今记得,当年是在一个伸手还难见五指的清晨,我也肩背手提地跟着挑一担货物的阿叔上路了,为的是赶在汽车站开门前、能排在等候人群中的头几位,买到早班去宁波的座位票。

至今难忘这趟旅途的颠簸和车船辗转:先是坐二三个小时的汽车到宁波江东的终点站,出站后急走慢跑地赶去渡口,去乘人力划行的摆渡船到江北的轮船码头,因为当年许多没有急事去上海的乡下人,都选择乘轮船,尤其乘宽敞的“民主三号”(即后来改名的“工农兵三号”)轮,买船中有半个篮球场大的统舱票,虽比坐火车慢到几小时,但可卧可坐舒服,而且3.60元的票价,比直达火车的硬座票钱少一半。但乘渡船是“迟一步差一渡”,那天赶到渡口,渡船早离岸,又在渡口等候了1小时多,及至到轮船码头时已中午,购妥票进入候船室候船,候至傍晚四点半,甬江涨潮后开船。正常情况到上海港是次日晨六七时,不料老天爷同我这个从未出远门的乡下孩子开了玩笑,船在凌晨到大戢洋时,天开始起雾,渐渐大雾弥漫,轮船难于行驶,在长江口外抛锚,直至上午十时大雾消散方起锚航行。听阿叔讲,我们的这趟旅行,因大雾原因,要比平时多耽误了半天时间。

当年去上海是件盛事,许多人的旅途疲劳,都被心中久存的渴望即将如愿以偿,很快能与亲人重逢的喜悦所取代,船一驶离港口,大家就兴高采烈地和“左邻右舍”攀谈起来。我更是兴奋异常,央求阿叔破格许可我自由走动,邻铺高出我一个头的鄞县大哥哥也帮我打圆场,说他和我一块走,会照顾我的。在阿叔首肯后,我就开始跟大哥四处观光。

大轮船像是一座休闲的城市,大家是其间的临时居民,正三五成群地聚集在居室内外谈笑风生。在我们的浏览中,有几处逗留停足,一处是中心地带的服务处兼小卖部,供应生活用品及食品;另一处是隔着钢铁网格栅,探看城市的“心脏”跳动——正为城市运行提供着动力和照明的、隆隆声响的大引擎;又一处是在为居民们供应茶水和晚餐的、正锅碗瓢盆交响与菜肴飘香的大厨房外,观闻大厨师傅的既紧张又有节奏的忙碌……更多时候,我们是走到甲板上去,远眺外面迎来送往的景致:淳朴静美的连绵的群山,炊烟袅袅的一座座村落,及令人亲切的鸣笛交会的过往大小船舶,当遥见七里峙时,浓浓的乡情迅即被崛起的、趋近上海的殷切的探亲情所占据。

旅程让人难以忘怀和津津乐道的,还有船上的晚餐,服务员推着餐车进舱向旅客售卖的,是大瓷盆装的香喷喷的盖浇饭,虽价格不菲,每客0.35元,相当于当年3斤左右的大米价。米饭顶上浇着经勾芡的白菜和豆腐干羹,羹面上又顶着两块成人手掌面大的美味,一是红烧大肉,又一是熏鱼,着实诱人;许多人就餐中还加上自带的酒菜,阿叔就带了丰盛的吃食,他将自带的一只有盖的铁皮火油箱当小桌子,放上牛皮纸包的茶叶蛋、炒花生及沾了葱花和卤汁的白片肉,又取出一瓶白酒和一只小酒杯,杯中倒上酒,招呼鄞州大哥和我过去,让大哥拿杯子喝,让我随意吃菜,他自己就着瓶子小口嘬。

酒是打开话匣子的钥匙,几口酒抿下,阿叔和大哥的话匣子都打开了,大哥说他高小毕业之后就在村里务农,他去上海,是因为在上海机械厂里做外国铜匠的嫡堂阿哥,乘厂里招收学徒之机举荐了他,要他也去做上海人。为了让我们到上海时好去找他,扯下随身的小本子上一张纸,记下地址交给阿叔留存。阿叔即刻小心地藏入了内衣口袋。

我的眼皮渐渐黏糊,在歪倒席子之前,依稀见火油箱盖子上放上了扑克牌,打牌的除了阿叔和大哥,还有几位邻铺的客人……

但是那晚睡得不踏实,不仅是因为船在海上遇到涌浪、颠簸起伏,更是因旅程中的那些暖意融融的见闻,冲击我童真的心灵,想起那些友善的面容:服务处里不厌其烦地回答旅客们问询的、满面春风的阿姨,进舱送餐的和蔼可亲的大叔,更多时候是想起热情的鄞县大哥……

只可惜鄞县大哥留给阿叔的那张记有地址的字条,被阿叔在洗涤内衣时,忘了从口袋中取出,而被洗糊了。

编辑:贾磊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 “家风春联”捎祝福
· 为失独老人送上冬日温暖
· 图片新闻
· 区领导春节前慰问一线工作人员
· 我区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位居全市第一
· 喜迎新春
· 宁波舟山港迎来“开门红”
· 春节前段或有雨水光顾
· “爱心年夜饭”情暖老人心
· 九峰山旅游区网岙景区获评全省示范型放心景区
 资讯公告
· 北仑新区时刊社参评2017年度宁波新闻奖新媒体类作品公示
· 关于邬隘变扩建期间有序用电的通告
· 宁波市北仑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召开宁波市北仑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决定
· 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宁波市北仑区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决定
· 关于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宁波市北仑区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决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新闻热线:0574-8683777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6783592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