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人文
您当前的位置 : 人文
四百年的守望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9年02月12日 14:35

  黄海

  正是春节过后,我沿着东河路去陈氏祖宅。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东河路是北仑商业的一颗明珠,因其是北仑境域内唯一被冠名为“商业步行街”的繁华马路,路两边都是明亮华丽的店铺。穿过明州路之后,东河路在这里摇身一变,仿佛岁月慢了下来,与刚才经过的时尚前卫颇为不同,而有了往日旧时光的味道。

  街两边摊位林立,卖着各色居家用品。刚出炉的馒头包子豆浆,在空气里飘散着香味。春节刚过,几家店门口还贴着簇新的对联,一幅幅寓意美好。还有买卖人在出售毛竹,装了满满一手拉车,竹皮青郁,买卖人说是刚从柴桥那边运来,带根回去做晒衣架挺好的。

  一处处街景,犹如一幅幅江南水乡的市井图。

  走不远,就看到了一座路边凉亭。亭子不新也不旧,若追究年份,估计也有几十年了。亭子上有一副对联颇值得玩味:赤心赤意善哉永存,真诚真挚事作成功。

  给凉亭拍了几张照片,权作留念,继续往前走。之前并没来过陈氏祖宅,只知道大概方位,因此停下打听。对方是位五十左右的大叔,很热心,给我点明方向后,还怕我找不到,在身后遥遥跟着,看看快走到了,他赶紧在后边招呼:“这里就是了!”

  我停了脚步,打量眼前的这幢老屋。它在这里已经默默矗立了四百年,沐浴了四百年的风雨,曾经的雕梁画栋,如今早已陈旧。

  四百年前,清军入关,随着满清铁骑南下,江南人心惶惶。那时鄞州走马塘有户陈家人,为躲避战乱,从走马塘出来,搬到了灵岩(现大碶街道)西山白石庙界下的水窝村,后来又辗转迁徙到泰邱中 ,就是如今的新碶老街太和桥以南。

  那时的泰邱中一片荒芜,并无现在新碶老街的繁荣风情,好在交通便利,此地濒临金塘江,紧靠舟山洋,是一处船帆往来、贸易兴盛的良港。既来之,则安之。陈氏族人先在荒地上搭了几间草房,权以栖身。杜甫“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苦涩滋味,陈氏先人也是深有体会。

  陈氏先人筚路蓝缕,躬耕于荒野,得利于渔盐,在泰邱中 的土地上辛勤耕耘,终于积累起家族第一笔财富。

  中国人有钱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造房。因为房屋是基础,可以作为百年基业来传承。于是,陈氏先人在泰邱中 破土动工,掀开了营建百年基业的第一篇章。

  择水而居“连三进”

  陈氏先人营造的第一处祖宅位于泰河边,这个位置颇有深意。

  不单单是陈家,许多江南世族都有这个特点,喜欢把家安在水边。举凡北仑、镇海、鄞州等地传统民居,莫不如是。究其原因,我猜测有如下几点。

  第一,地理环境使然。江南是著名水乡,一出家门就看得见水,走出去东绕西绕,总是绕不开河流。

  第二,起居便利。古代没有自来水,把家安筑于水边,生活就方便多了,打开门就能洗菜洗碗洗衣,倘若不小心失火,近水人家也能在第一时间把火扑灭。特别在干旱年头,近水就显得尤其重要了,不仅仅吃喝要用到水,灌溉农田更需要水。别人家的庄稼在地里垂头丧气,你家的庄稼却能茁壮生长,从生存角度来讲,就比别的家族多了优势。

  第三,江南人讲究依水而兴。水在五行里代表财富,古人的风水标准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住宅要环水,所谓聚水为财,希望不断地有水财进来。有些人家不依水,怎么办呢?就在自家庭院里挖水池,制造“人工水立方”。还有些人家连庭院都没有,那就只能买些鱼缸,蓄满水放在客厅里,充当聚宝盆,图个“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吉利。

  第四,水代表了生生不息。伟大哲学家老子最推崇水,他认为“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不管前方是岩石、悬崖或断壁,水都能从容而过,并且从最开始的滴水之旅,逐渐汇聚成一股水、一滩水,直至一江水。水的绵延流长,其实也蕴含了陈家先人期盼子孙生生不息的用心。

  因此说,陈氏先人选择把家安筑于泰河边,是颇有深意的。

  陈氏先人造的第一进房,被称为前进屋,占地100多平方米,大约造于清朝顺治年间。它的住宅规模和布局很有晚清江南民居的特色。

  首先,坐北朝南。对地处江南的北仑来说,坐北朝南的房子好处很多:其一,利于取暖,朝南的房屋便于采取阳光;其二,可以避北风。北仑位于沿海,每到冬季,北风乍起,朝南房子可以最大程度避开北风侵袭;其三,古人看重五行,按照五行说法,火为南,水为北,前朱雀,后玄武,如此安排则可以顺应天道,能得山川之灵气,受日月之光华,对颐养身体、陶冶情操皆有妙处。

  其次,以堂屋为中心布局。这个堂屋,就是日后慎德堂陈家进行祭祖典礼的祖堂。堂屋,又叫“客堂”,北仑有些地方还习惯叫做“堂前”。堂屋是一个家族里很重要的场所,举凡尊祖敬神、祭天拜地等隆重仪式,都在堂屋里操办。一般堂屋所在的房顶屋脊中央,会摆放象征祥瑞或外形威猛的动物形象,陈家祖堂的屋脊中央也摆放了祥瑞,用以守宅镇宅。从前,陈家堂屋正中墙壁上常挂中堂画或先祖像,中堂两侧挂对联,外人进来一看,就感觉到这是一户大户人家。

  再次,风格朴实厚重。我曾看过不少传统民居,处处雕梁画栋,极现精巧之美,而考察其家族,人丁往往也不是很兴盛。所谓的雕梁画栋,在我看来就是增加修饰了许多“无用品”。这些无用品倒也并非真的无用,起码增加了美感,让后人得以有雅兴赋诗题词。

  陈家祖堂所在的老屋却以朴实厚重为主,顶多在门楣房檐处加点修饰。这些厚实的门墙经过数百年风吹雨打后,如今摸上去依然能让人感觉到结实可靠。有时,建筑的风格也能体现出这个家族的风格。陈家的建筑以实用为主,因而从陈家走出来的人往往也能经时济世,厚实质朴。

  在造好第一进房子后,陈家人背上包袱雨伞又出发了,这一次他们去了舟山的登步岛。经过几十年的开垦拓荒,他们在登步岛立定脚跟,创下了基业。可是在清朝嘉庆年间,倭寇犯岛,家园被毁,多人受伤,无奈依依不舍告别了登步岛回新碶老家,只留下一小部分陈家人依旧在岛上繁衍生息。

  回到新碶后,这么多人拥挤在老房子里也住不下,于是各人拿出所有积蓄,建起了第二进房子,面积约有300平方米左右。随着财富积累,之后又建了第三进,都是五间二弄的布局。

  一连三进房子,叫“连三进”。连三进,在宁波的传统社会里,是一个家族强大的重要体现。它无声地向外展示着自身的实力与地位。

  家族中,人的因素自然重要,如果一个家族里出了一个能人,可以让整个家族在几十年里都享受到风光。但是也仅限于几十年而已,人死如灯灭,能人去世,如果没有新的能人接上,家族的声望就可能不如之前。而建筑不一样,一个家族如果有了连三进的建筑,至少在百年之内,旁人提到这个家族,言语里自然而然就有敬意:“哦,这是陈家连三进的人。”连三进,是当时社会上的地位符号。

  一连三进的房子,在外形上看来像个“三”字,如果加上两竖,那就变成了“日”字,这个“日”字里的两竖,即两边的建筑叫轩子间。著名油画家陈逸飞就出生于陈家连三进祖宅西边的轩子间里。

  精雕细刻“后新屋”

  光绪年间,陈氏后人被封为奉政大夫的陈庆国,在“连三进”祖宅的不远处,新造了一进四明轩格局的寅房,俗称后新屋。

  后新屋和祖宅一样,依然是坐北朝南。唯独和祖屋不同的是,后新屋雕梁画栋,构造精美。

  大门门头上方,由砖瓦与灰浆堆塑成一个出檐的门头坊,檐上立脊,脊头起翘,两披流水瓦分列前后。门上坊装饰着多层叠砌的锦灰堆。两侧饰以坊柱脚,上挂一个三蕊花簇结。坊柱下端挂有一只精致细巧的瓶形花篮,底垂流苏。坊额上下有多重勾连回纹、万字不出头框格及卷草装饰,中间排有三方装饰匾,正中一方刻书着劲挺的“迎祥”两个凸体大字(略遭凿损)。“迎祥”为“迎祥纳福”吉语的略写。两侧各为一圈双狮滚绣球图案,四周填充盘鱼、八卦、铜钱、方胜与锦囊等堆塑,使门头坊显得雍容雅致、古色古香。

  下面门框是由方正的梅园石条雕刻而成,在框梁的中央凿有一个凸起的镂空钱眼,可以在节日里悬挂灯笼。

  在门框上方左右侧各有一块角石,正面作如意曲边内委角形,原来面上有堆饰,现不存。突出的是,在坊框相对侧雕一方弧形书联,虽然不算华丽,却有特色。东联刻的是“课读课耕绵世泽”,西联为“克勤克俭络家声”的对子,左下方有一方刻章,文字已不易辨别。在它们下方的门框上,还有一副主对:东首为“入则孝,出则悌”;西面为“进以礼,退以义”。书法的字迹端庄,刻写工整,显得一丝不苟,相传为同邑闻人翰林院侍读王荣商先生所书。

  这显然是教育住在这幢屋里的人,应该遵守的做人道理。“课读课耕绵世泽”,是旧时民间应该遵循的耕读传家,绵延世恩,即不忘国恩厚土的原则。“克勤克俭络家声”,是勤俭持家,维护家族声望的说法。

  陈氏后新屋的营建可谓精工细作,房屋的梁柱斗拱上雕刻有和合二仙、八仙等戏曲人物、瑞兽祥禽图案,还采用灵芝、牡丹、兰花、卷草等图案装饰;构件连接处以曲折勾连纹、回纹、冰裂纹、万字纹等框格装饰;在柱头出挑处垂挂灯笼、绣球、花篮雕饰;门楼、绣房可谓玲珑雅致,过道饰有精致的门框挂面,楼道护栏有暗八仙(道具)、琴棋书画等镂空雕刻点缀;门窗、地栿通气孔也刻以格条、朵花装饰,使建筑出落得花团锦簇,精灵细巧。同时也可以让木材构件通风干燥,不易锈蚀。房屋除文革中有所损毁外,保存基本完好。

  “吾爱吾庐”走马楼

  走马楼由陈锦标建成于1920年。大门外面的匾额书写“望众泰邱”,里面的匾额书写“吾爱吾庐”,故此这幢楼又叫“吾爱吾庐”。由门口进入,是一正方形庭院,约一百平方米左右,青石板铺地直通正厅,四周建有回廊,形成一个“回”字,整幢建筑浑然一体。在楼群中行走时,即使遇上滂沱大雨,也不会淋上一星点雨。爬上陡峭的木楼梯就是二楼,三条长廊四通八达,就像是一个走马场。走马楼的围栏雕刻得精密细致,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但没有一丝损坏。

  陈锦标建造的走马楼,对艺术装饰极为讲究,特别在显露照面部分,几乎对每一构件,凡是可以用艺术装饰的决不闲置,最注重门楼、檐楯、门窗和屋脊等几个方面。比如说门楼,走马楼的门楼并不高大,缺少一般深宅院落的高岳之势,但是看上去端庄富丽有格调,显示了屋主的地位。再比如说雕塑,走马楼注重三雕,木雕、砖雕、石雕,从选料到精致施工,对每个细节构件均是精雕细琢。

  一座老宅,尘封的是一段历史,留下的是一段记忆。四百年里,慎德堂的陈家先人建造了数量众多的楼宇,有连三进,有走马楼,有小洋房,这些老房子在历经数百年风雨后,直到今天仍然屹立守候,向世人诉说着其中的沧海桑田。每一次看到那些老房子,都仿佛在与岁月对话。

  本版供图:顾珊红黄海

  陈家祖宅连三进

  陈家走马楼,又名“吾爱吾庐”

  后新屋

编辑:俞巧霞 稿源:
- 关闭窗口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新闻热线:0574-8683777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9805882525 举报邮箱:bl@blnews.com.cn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