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 : 热点关注
寻找慈岙定水庵
这处旧址相传建有慈山书院,还在解放前后庇护了学生——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9年04月12日 09:24

  本网记者 王涵真 通讯员 丁莉丽 钱一旦

  在春晓慈岙村海口社,靠近大松山的一片农地里,有一小块田高于周围三四十厘米,从侧面看,不难看出是用石块垒起来的,有明显的人工痕迹。按理说,农田大多是开阔平整的,哪怕有高差,也是地形使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石块呢?

  记者在村中寻访得知,此处原来是一座定水庵。若是平平常常的庵在历史的风霜中消失,也不足为奇,而相传,1823年,此处曾建有慈山书院,1949年至1950年之间,它又一次充当校舍的作用,庇护了慈岙30多名学生。

  在文献中寻觅

  慈山书院雪泥鸿爪

  《春晓镇志》记载:“清道光三年(1823),上周岙人周世圻在慈岙定水庵创办慈山书院,学童20余人,以‘耕读勤精万世隆’训诫后人。光绪三十四年(1908),慈山书院改称小学堂。”

  记者带着一肚子关于“慈山书院”的疑问来到慈岙村,不成想,村中老人都没有一点印象,也没听过家中长辈谈起,一部分曾在解放前后短暂就读于定水庵的老人也只对这些年的经历有记忆。

  “慈山书院的年代太久了,按照你说的年份,都快有200年了,我都没听说过。”86岁的村民丁誉芳说。

  “定水庵我知道的,就在那边山脚下,以前做过学堂,那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慈山书院还真没有听过。”86岁的村民王镇康说。

  慈山书院的线索会就此断掉吗?

  记者咨询了曾参与《春晓镇志》编写的两位编者,其中一位邵福达老人表示,书中“教育”一章主要由他编写。“关于慈山书院的信息,我们是从民丰村老年协会问到的,另外还参考了《镇海县志》,能得到的有用信息很少,因此书中记载的内容也不多。”邵福达说。

  《春晓镇志》所记载的“上周岙”,正是民丰村中的一个自然村,到现在还沿用着这个名字,村中大部分人都姓周。在慈山书院创办人周世圻的老家能否找到蛛丝马迹呢?

  “我们的周氏宗谱里有周世圻和慈山书院的记录。可我没有从古人老话里听说过慈山书院,它哪一年建成的、存在了多长时间、招了多少学生,我都不知道。”66岁的村民周威慈说。

  “这位阿伯以前当过村支书,比较有文化,自己平时喜欢研究宗谱这类有历史的书籍。”民丰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边说,边从柜子中拿出了一本于近些年拓印的1937年版周氏宗谱。

  宗谱记载:“道光三年,镇海泰邱乡慈岙、合岙等处议立慈山书院,周世圻主议,有议券,其费出众富室,以定水庵为院址,亦分庵产半。其时埼山、球山书院方立,故闻风而兴也,然竟不果,想以费不足故。”

  周威慈以他的理解,向记者解释道:“我们春晓以前属于镇海泰邱乡,道光三年,周世圻这个人主导了慈山书院创办这件事,村里有钱人出钱筹建,选址在定水庵这个地方。当时,埼山、球山那边也想建分院,但因为资金不足没有建成。”

  听罢,记者对最后一句话中的“方立”一词有疑问,“方立”是刚刚建立的意思。那么,究竟是埼山、球山书院想跟风而建,却没建成;还是慈山书院是跟风而建,但没有结果呢?

  于是,记者咨询了两名分别毕业于南京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和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的研究生,及一位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副教授。三人均表示,从字面意思来看,是慈山书院没有建成。

  “整个讨论是因为埼山、球山建了书院,所以慈岙、合岙此处也想建,周世圻主持了建立方案会议,主要讨论资金问题,资金大多数由富人拿出,选址在定水庵,分一半产业给书院。虽然讨论了这一方案,但是最后因为资金不够,没能建成。”毕业于南京大学的范女士说。

  “‘议券’一词在《徽州文书》中出现过,是指民间通行的证据文书,说明慈山书院的出资筹建方案已经讨论得十分成熟。‘方’有刚刚和正在的意思,而‘立’是一个瞬间动词,表终止,因此,‘方立’一定是指已经建立起来。而且宗谱词条写明了‘慈山书院’,一般不会分叉出去讲其他书院建没建成一事。所以,是慈山书院最终没建成。”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的周女士说。

  在民丰村给出的关于周世圻的文献中,其生卒年不详,是上周岙大房孝铨公第四子。“道光元年,(周世圻)奉母命与次兄世坊督理建造茅山庙,共筹资七百多千,耗时五年。”“道光三年,(周世圻)与慈岙、合岙乡绅富贾合议,筹建慈山书院,地点在慈岙定水庵。”

  从上面可以看到,由周世圻参与建造的茅山庙有较为详细的建设过程,而且如今的村民也都知道有这件事,但有关慈山书院的文献均只记录到筹建阶段。“如果慈山书院建成了,在当时是件功德,肯定会被记录到宗谱中。还有一种可能是,在宗谱记载的那一年没有建成,后来几经波折还是建成了。否则《春晓镇志》和周氏宗谱难以佐证。”范女士说。

  南京师范大学吴教授表示:“以原文所言,道光三年所谓慈山书院者,必以资金空缺故,未成。至于后来的追记,或许有终于完成之事。”

  记者还找到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镇海县志》。在第二十三编教育科技中,没有慈山书院的记载,仅有龙山书院、九峰书院是同为泰邱乡的。其中,“龙山书院,在泰邱乡一都一图,课试早废。”记者查证发现,“一都一图”是清代民国的行政区划,然而当时的慈岙、合岙属于泰邱乡富都里二都一图,并不在一都一图辖内,因此龙山书院并非慈山书院。

  记者又重新询问了《春晓镇志》的编写者之一邵福达,对方表示,由于镇志写完已有好几年,而且当时汇总的资料繁多,已无从考,但关于慈山书院的记载确实是有的。

  由于当下没有确切有力的文献可以证明慈山书院的始末,因此,近200年前定水庵的这段历史只好存疑。

  听一代人讲述

  “庇护所”的似水流年

  目光再次回到慈岙村大松山,漫山的竹林在风中“沙沙”作响,目之所及,皆是田野,再远一些,是几处农宅的聚集地。春耕时节,有村民在田头耕种花木,时间仿佛到此处就慢了、静了……

  如果不是有村民带路、指出方向,不知晓定水庵历史的人几乎很难找到旧址。远远望去,旧址和一般农田无异,只有走到近处,才能看到石基,并且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石碑。“石基上面是原来的定水庵,石基前面这块地是院子,以前院子里还有树木,整个庵不大,离村子有点远,从海口社走过来也要半个小时。”71岁的村民王玲龙说。

  一处山脚下的小庵,为什么会在1949年至1950年的时候,成为村中小学生的就读所呢?实际上,与

其说是供学生读书,不如说是庇护了他们。

  1949年8月,舟山群岛战役打响,一直持续到1950年5月。当年,和平乡、昆亭乡(现春晓街道)处于前线位置。《春晓镇志》记载:“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军第63师部分官兵,奉命解放舟山,途径洋沙山海域时遭国民党飞机扫射,姜成友、姜正友、胡赐有、陈龙崇、孙明礼等数十位官兵光荣殉国。”

  据慈岙村村民回忆,烽火时期,时不时有炮弹坠落,还曾炸死过一头牛,所幸无人员伤亡。

  原本,村中的王氏宗祠是一处学堂,位置就在海口社中心地带,周围农宅密集,学生读书十分方便。但因为此处有被敌军炮弹攻击的可能,为了保护学生的安全,在学堂负责人虞义方的牵头下,学堂搬到了村外的定水庵。

  在土地开垦之前,定水庵周围树木郁郁葱葱,十分隐蔽,不失为一处绝佳的庇护所。于是,30多名学生就在庵里读起了书。

  “好几个年级的小朋友都共用一间‘教室’,桌子四四方方的,我们都围坐在一起。老师只有三四个人,上午下午都要读书,学习语文、数学、音乐、美术这些课。老师这节课给高年级讲课,低年级的人就自学,然后下节课互换。”今年77岁的村民王如能曾在定水庵念过书,在他的记忆里,尽管这段时光只有短短几个月时间,但还挺有意思,感觉身在定水庵中,就像沉浸在一片知识的净土里,外面的炮弹声就没这么可怕了。

  回忆起学堂负责人虞义方,王如能和同学丁世华都说印象很深刻。“虞老师很有学问,是位老实、忠厚、负责的人。他也很受我们学生尊敬,每次看到他走过来,隔着老远路我们就叫起了‘老师好’。”

  和王如能同年的虞健行当时也一起读书,虞义方正是他的爷爷。虞义方曾住在霞浦,因为不从日军的无理挑衅和残暴压迫,房子被日军用火枪烧光了,1942年,举家逃到了虞健行的外公家——如今的慈岙村。因为虞义方有知识,便在此处教起了书。“解放前后,村民交稻谷就能给孩子当学费,来教书的人都只是图个温饱,从未想过追名逐利,一心只想把学生教好。”虞健行说。

  据在定水庵读书过的老人们讲述,那时候,根本买不起纸笔,也没地方买,大家就用石笔在石板上写字,这样写出来的字可以擦掉,第二次又能继续用。如果不好好念书,是会被老师“打手心”的。要是作业完成得不好,高年级的学生也会出面去教育低年级的学生。“课本丢了,这些知识你是学不进去的”“写过字的纸是很宝贵的,不能当垃圾丢掉,要拿去烧掉”……当老人们说到这些话,记者作为一名90后也很有共鸣,这是几代人尤其是深知读书不易的人传下来的老话。

  读书之余,学生们也会“苦中作乐”。“定水庵的院子里有一棵桃树,我们就会偷桃子吃。”丁世华说。

  当年就读过定水庵的老人如今都有七八十岁,能够走访到的很少。谈及那段过往,老人们大多语调激动,就好像童年的纯真岁月又浮上了心头,既对过往感慨万千,又对当下倍加珍惜。正因为有了定水庵的庇护,学生们无一在战火中受伤。

  可后来定水庵为什么消失了呢?

  1956年,12号台风在象山登陆,据网络资料记录,该台风造成多人遇难,仅浙江就有数万幢房屋受到不同程度毁坏。定水庵也在那场台风中倒塌了。“我外婆经历过那场台风,那时候最高等级就是12级,已经到顶了。她到现在还在说那场台风有多可怕,以至于一有台风要在宁波附近登陆,她就会很紧张。”村民丁女士说。

  随着土地改革的深入推进,大松山山脚下的土地被生产队征用返田。此后,这处意义不凡的定水庵被夷为平地,徒留下石基垒垒向世人点亮方向,而它的故事,就悄无声息地深埋进了土里,堙没进了那一代人的心中。

编辑:俞巧霞 稿源:
- 关闭窗口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新闻热线:0574-8683777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9805882525 举报邮箱:bl@blnews.com.cn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