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 北仑支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法治
您当前的位置 : 法治
规避内部管控风险 司法为企业发展“护航”
http://www.blnews.com.cn  北仑新闻网   2019年08月01日 11:32

  本网记者 王珏 通讯员 李虹怡

  近年来,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行业竞争的日趋激烈以及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企业生存和发展正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外部挑战和考验。与之相对的是,当前部分企业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能力不足,已成为制约其发展壮大的掣肘之一。

  从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来看,企业内部管控风险主要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职务侵占导致的损失,比如员工私自出售产品,导致企业经济损失和信誉损害;第二种是管理层矛盾导致的风险,比如大股东之间存在矛盾影响生产经营,企业面临生产停滞和解散等风险;第三种是制度空置导致的混乱,比如股东会决议不符合公司章程规定,导致大股东与小股东之间矛盾加深等。第一种类型虽然数量增长不多,但每年均有发生;后两种类型的纠纷近年来略有上升,对企业以及地方经济发展都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利用职务便利私自出售产品

  宁波某玩具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2年的德国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经营各类儿童玩具生产、销售。2014年,魏某进入该公司担任销售业务员一职,具体负责公司货物销售给国内客户的内销业务。

  该玩具公司出于扩大和稳定客户群的考虑,与部分大客户之间有销售实物返利等政策,这成了魏某下手的“突破口”。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间,魏某利用担任销售员的职务之便,先后以销售返利、质量原因退赔、特价产品、市场支持等名义向公司虚构客户订单,并制作了包含具体发货数量、品名等内容的清单发给公司相关部门,由该部门制作内销出货单据。

  随后,魏某以客户指定为名修改收货地址,要求仓库管理员根据其填写的物流单据进行发货,从而将货物变卖给他人套现,涉案金额共计25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魏某身为公司销售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据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予惩处。结合被告人魏某的自首情节、退赔被害单位损失并取得谅解,以及审查起诉阶段自愿认罪认罚、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等情节,判处被告人魏某有期徒刑九个月。

  股东矛盾引发公司解散纠纷

  宁波某机械工业有限公司是原告马某与第三人龙某于2010年共同投资设立,注册资本为50万元人民币,双方各持50%的股权,其中龙某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龙某配偶周某任公司监事。

  2014年马某诉至区法院,表示因自己长期在国外进行公司产品的市场营销,没有直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公司实际控制人始终为龙某及周某。原告曾委派案外人代表其参与公司日常经营,但两名代表因与龙某、周某矛盾日深并导致肢体冲突,原告被迫将两名代表撤回。公司自成立后未召开过股东会或董事会并形成有效决议,期间已超过两年,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

  同时,原告认为公司设立的所有程序性文件均由龙某一人签署,其参与公司决策经营权被架空,即使要求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对解决公司僵局也于事无补。因与龙某协商要求收购龙某在公司的股份但未达成协议等原因,原告认为其与龙某的矛盾已不可调和,故要求法院判令解散被告宁波某机械工业有限公司。

  被告公司答辩称近几年经营良好,有盈利、有分红,客户群不断扩大。而且龙某与原告之前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可以友好交谈。解散公司是最后的无奈之选,不但会损害第三人的利益,也会损害职工等人的权益,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三人龙某与被告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

  法院经审理认为,在本案中,被告公司不符合法定解散条件,主要可以体现在以下两点:第一,被告公司是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由于合营企业只设董事会,不设股东会,故董事会是合营企业的最高权力机关,召开董事会会议是合营企业作出经营决策的方式。2014年8月11日,被告公司通过在线召开董事会的方式形成决议,表明董事会机制并未失灵,股东之间的冲突并非无法通过董事会解决。第二,被告公司处于正常经营状态,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公司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以及继续存续将使其他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

  公司解散之诉,意在运用公权力为无法通过其他途径破解公司僵局的股东提供司法救济,而本案中股东之间虽有矛盾,但公司的经营决策并未陷入僵局,不符合法定的解散条件,故原告请求解散被告公司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违背公司章程作出股东会决议

  被告某燃料油品有限公司于2001年4月成立,经过变更,股东为原告某化工有限公司、第三人某石化有限公司和第三人周某。其中原告出资700万元,占股20%;第三人公司出资875万元,占股25%;第三人周某出资1925万元,占股55%。周某为被告的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原告的法定代表人章某及案外人祝某是被告的监事。

  2016年9月,被告作出股东决议一份,内容包括启用新章程,免去章某、祝某公司监事的职务,选举周某为公司执行董事,选举邹某为公司监事等,表决情况为代表80%表决权的股东同意,第三人公司及周某作为参会股东在股东会决议上盖章、签字。同日,被告办理公司监事变更登记并备案新章程。

  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于2018年6月查询工商登记档案时发现此份股东会决议,遂诉至区法院,要求判令被告于2016年9月作出的股东会决议不成立,第三人周某协助办理变更工商登记,恢复公司原章程和章某的监事职务。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2001年4月被告公司的公司章程规定,对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分立、合并、解散或变更公司形式以及修改章程决议,必须经股东一致通过。被告于2016年9月召开的股东会,涉及公司章程的修改,而当时只有代表80%表决权的股东同意就通过了股东会决议,与公司章程约定的必须经股东一致通过不符。原告作为被告的股东以出席会议的人数、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为由,要求确认股东会决议不成立,符合法律规定。

  对于被告辩称原告起诉已超出60日的除斥期间,法院认为原告提起的是确认之诉,而非撤销之诉,故不适用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关于股东申请撤销股东会决议期间的限制。故判决确认被告公司于2016年9月作出的股东会决议不成立。

  法官提醒

  区法院法官提醒广大企业,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之下,企业要注重练好“内功”,提升抵御风险的能力。

  首先要完善内部监督管理,排查日常生产经营中的纰漏,堵塞漏洞,加大监督力度,完善制约机制。对于涉嫌非法侵占等职务犯罪行为,要加大惩戒力度,绝不姑息。同时要加强警示宣传教育,起到“打击一个,教育一片”的效果,让企业形成良好的风气,不让“内鬼”成为制约企业发展和损害企业信誉的“拦路虎”。

  其次要建立现代化的企业治理结构,在股权结构设置、公司章程制定、股东会与董事会权力分工、公司的高管选任限制等方面,尽可能留有充足的余地和转换空间,避免股权“五五对开”、决议“全体一致通过”等规定和设置。畅通公司的决策路径,兼顾大小股东的权益保护,避免因公司治理结构设计问题而引发公司高管、大小股东、生产经营人员之间的矛盾,影响生产经营甚至导致公司解散。

  第三要缔造提升企业文化,企业的管理者要注重文化浸润感染人的特殊作用,通过企业的文化建设,促使企业高管之间精诚合作,企业股东之间相互信赖,企业员工恪尽职守,通过“奖优惩殆”“奖勤惩懒”等激励措施,形成争先恐后、锐意进取的企业文化氛围,充分激发创新动力,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

编辑:陆峰  稿源:
- 关闭窗口 -
 
 本地新闻
· “红色力量”助力“两整两提”
· 一场跨时代的初心“对话”
· 严查消防栓违规用水行为
· “被动管理”向“主动服务”转变
· 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不凡
· 新一轮安全生产社会化服务启动
· 多点发力创建放心农贸市场
· 看望老兵爷爷
· 双拥之花开港城 军民共建谱新篇
· 大碶开启高质量发展“奔跑模式”
 资讯公告
· 宁波北仑“凤凰城”LOGO和宣传语征集启事
· 第二十三批“北仑好人”名单
· 第二十二批“北仑好人”名单
· 征兵工作先进单位及个人名单公示
· 2019年北仑区普通高中招生第一批录取分数线公布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我要投稿
北仑新闻网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浙新闻办[2004]26号 浙ICP备14019480号-2 公安:33020602000015
新闻热线:0574-8683777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9805882525 举报邮箱:bl@blnews.com.cn
Copyright(C) 2004 www.bl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